西周時期,周武王駕崩,太子成王年紀尚小,關於周公作爲叔父如何處理當時朝中政治局面的這一問題,從春秋時期到現在,一直是衆說紛紜。《左傳?僖公二十六年》稱,周公曾「股肱周室,夾輔成王傳」;《左傳?定公四年》又記,成王在武王之後繼位時,「周公相王室以尹天下」;《史記?周本紀》也載,由於天下剛剛穩定,成王還在少年時期,「周公……乃攝行政,當國」。從這些可了解周公只是「夾輔」或「相」成王,「攝(代爲)行政」,並沒有篡奪王位的意思。《孟子?萬章》說得更爲詳細,「周公爾有天下」。

  然而有些史料中記載,周公的所作所爲並不是這樣的。

  《荀子?儒效》和《淮南子?記論訓》都說,周公想要奪取天下。清代王念孫《讀書雜誌》解釋說,周公想要得到天子的皇位。《禮記?明堂位》和《韓詩外傳》卷三又稱:周公想要坐上天子的位置。《尚書?大傳》更明確指出,周公身居要位,管理著天下的國事。據今所考,《尚書?大誥》中的「王」把文王稱爲「寧王」,也稱作「寧考」。「考」,是對已故父親的稱呼。文王的兒子是周公,文王的孫子是成王,所以只有周公才能稱文王爲「考。」《尚書?唐誥》又載:「王若曰:孟侯,朕其弟,小子封。」周公的同母弟是康叔,「封」即爲康叔之名。《康誥》中的王對康叔稱「弟」,顯然這個「王」又是周公。據上述條件可知,身居王位的周公的確自稱爲王。

  爲什麼周公會僭位稱自己爲王呢?根據《尚書?金》的記載,周公曾對太公、召公說:「我不管理國家,我沒有辦法告慰我的先王。」衆所周知,武王死後,國家還未統一東方,這就有待於讓自己的子嗣完成統一大業。由於成王尚年少,不能擔負起這個重任。周公經過深思熟慮,覺得如果自己不稱王,則各諸侯就會造反,先王的統一大業將毀於一旦,自己死後無法向先王交待。《荀子?儒效》也說,周公「履天子之籍」的原因是「惡天下之倍(背叛)周」。的確,由於剛創下基業,政局不穩定,成王年幼無知,還沒有治理國家的能力;如果想鞏固新生政權,就需要經驗豐富的君主。其實,武王在臨死前也想把王位傳給周公。《逸周書?度邑解》記武王曾稱讚周公爲「大省知」,認爲只有周公「可瘳於茲」,能穩定周初的政局,因而主張「乃今我兄弟相爲後」,應該由弟來繼承王位。當武王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周公時,周公「泣涕共手」,即感激又害怕,並說自己不能這麼做。這足以證明,周公並不是想篡權奪位。故《韓非子?難二》說:「周公旦假爲天子七年。」他也只是代替成王打理國事,等成王長大再主動交出權位。《漢書?王莽傳》載,羣臣上奏說:「周公掌握大權,那麼周朝就有道,且王室安穩,如若不然,周朝就有滅國的危險。」正因如此,周公才以天子的身份,對衆多的大臣發號施令,常常稱爲天命。很明顯,周公是爲整個江山社稷作打算,才會「假爲天子」。

  但是,有些史料對此還有另一種說法,《荀子?儒效》記載說,周公屏除成王而繼接武王來治理天下,有人說「偃然固有之」,這怎麼不是想篡位呢?《史記?燕召公世家》又記當時「召公疑之」,《魯周公世家》也記載周公對太公、召公解釋過這個問題。召公、太公都是賢明之人,如果當時周公安分守己,怎麼都懷疑他呢?特別是管叔、蔡叔他們都害怕周公的所作所爲對於成王會有很大的威脅,所以才會發生暴亂。看著管、蔡的表現,足以證明他們對周王朝的忠心。關於管叔、蔡叔「受賜於王」、「開宗循王」之事,在《逸周書》中的《大匡》、《文政》等篇中都有記載。所以顧頡剛曾說:「他們二人確實是武王的好助手。」周公運用計謀讓他的哥哥按照「兄弟相爲後」應該繼位的管叔到京城以外的地方做官,又在管、蔡發動暴亂起兵東征殺死了他。

  關於周公究竟是爲了周王朝的江山社稷而正大光明的代爲執政,還是因爲耍盡手段要篡權奪位而沒有得逞的問題,要想在現今大量紛繁複雜的歷史古籍中找出答案,還存在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