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兒是一代才女。在唐高宗時,上官婉兒一家被武則天抄沒,然而上官婉兒一心服侍武則天,她爲何就不記武則天的滅族之恨呢?

  據說婉兒尚在母腹中時,其母夢中見大秤一桿,於是請教相士,相士掐指一算,驚呼:「此子日後當稱量天下。」待到婉兒出生,竟是一個女孩,大家都很失望,說相術騙人,無非爲錢財而已,也就不再在意。等到婉兒祖父上官儀被武后殺害後,童年的婉兒與母親鄭氏被沒入宮中爲奴,本以爲會暗無天日,可是等婉兒長成,她的才華開始在宮中顯露出來。她博古通今,詩詞文章猶爲出色,甚至書法、數術、弈棋等無所不精。她的才名很快傳到了武后的耳中並召見了她。當場面試時,小婉兒聰明伶俐,從容不迫,一揮而就,寫了一首七言詩,其文辭精美,比起朝廷大臣們的腐儒酸調,可謂天上人間。儘管詩的字裡行間不時透出對武則天的憤恨之情,可武則天並不計較,並感嘆道:「此女才智非凡,賽過鬚眉!」隨後,她命上官婉兒離開掖庭,到她身邊來當祕書。上官婉兒接到詔命,心裡非常複雜,這個權力至上的女人,曾是殺死自己家人的仇人,害得自己和母親淪落爲奴,現在,她又要將自己從困境中解救出來,委以重任,而且是隨侍身邊的貼身祕書,憎恨、感激、恐懼各種滋味湧上心頭,煩惱無比。但是一個月以後,她就成了武后最信任的貼身女官。武后討厭批閱表奏,起草詔命,便把這些事都給婉兒處理,由此也正應了「稱量天下」的預言。朝廷大臣們也競相奔走其門下。從此,上官婉兒對武則天由仇視慢慢轉爲擁護。到中宗李顯即位,上官婉兒更是大被信任,中宗被婉兒的才貌所迷,便將婉兒召幸,冊封爲婕妤,封其母鄭氏爲諱國夫人。

  但此時婉兒並不高興。因嫌中宗懦弱無能,在武后晚年時,她開始與武三思私通,並在詔命封旨上推舉武氏,抑制唐中宗。此時的上官婉兒已變得心機重重,她爲了討好皇后韋氏,將武三思讓給了韋氏。

  景雲元年,韋後和安樂公主毒死中宗,立中宗年僅16歲的幼子李重茂爲帝,韋後稱太后,臨朝聽政,並派上官婉兒商請太平公主,想得到她的幫助。此事未果以後,韋後自當朝政,後來還想殺少帝李重茂和相王李旦,此事被相王第三子李隆基得知,他與太平公主合謀,聯絡羽林軍沖入皇宮殺死韋後和安樂公主。李隆基後來誅其逆黨時,上官婉兒受此牽連被殺了。「稱量天下」的一代才女從此香消玉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