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知道,人或動物在高溫的環境或進行劇烈運動後,都會出汗。人通過體表的汗腺排出汗汙,耕牛趾間的皮膚和口、鼻的汗腺是它們御熱的部位,豬、狗、貓等動物沒有汗腺,則靠舌頭排出體內多餘的熱量。兔子御熱的」工具」是兩隻長長的、血液流暢的大耳朵。那麼植物呢?在炎炎的夏季,它們也會排汗嗎?答案是:植物也會」出汗」。

  春末、夏日、秋初的清晨,正是氣候潮溼、氣溫涼爽、空氣清新的時刻,但如果你晨練時來到大自然,就會發現一種奇妙的現象:許多植物如櫟樹、苦楝樹、黃果樹、樟樹等高大喬木,水稻、高粱、玉米等禾本農作物,西紅柿、辣椒等蔬菜,夏士蓮、滴水觀音等觀賞植物,它們均」怕熱」,從葉尖或葉緣淌下一滴滴」汗珠」來。這些」汗珠」在陽光下一閃一閃,猶如夏夜裡的羣星。」汗珠們」」揮汗如雨」,第1滴從葉上掉下後,葉尖馬上又形成第2滴」汗珠」,體積再逐漸增大,掉下,然後第3滴、第4滴,嘀嘀嗒嗒掉個不停。許多人會問,難道這不是露珠嗎?怎麼能把露珠當汗珠呢?

  

 

  其實不然,露珠是指凝集在地面及地上物體表面的水珠,通常在晴朗少風的夜晚出現。而那些植物葉子上冒出來的」汗珠」,它們掉落後馬上又會冒出新的」汗珠」,如此反覆,顯然不是露珠。況且,露珠的水滴很小,一般會覆蓋整張葉片的表面,而不會從葉尖滴落。很明顯,我們所見到的水滴就是從植物體內流出來的」汗水」。有科學家做了化驗,發現這些汗水裡含有少量的無機鹽和其它物質,就跟人類的汗水一樣。那麼,植物爲什麼會在涼爽的清晨反其道而行,那麼」怕熱」而」汗如雨下」呢?

  原來,植物通過根部大量吸水,是需要排出利外的。白天,它們在陽光下進行光合作用,葉面上的氣孔張開著,大量的水分就通過這些氣孔蒸發掉了,所以我們用肉眼看不到它的」汗水」。可到了晚上,氣孔」打烊」、」歇業」,全部關閉,而根卻仍源源不斷地在吸水。這樣,植物體內的水分就會過剩,膨脹,進而尋找出口,於是葉尖、葉緣上的」水孔」就成了它們的」閘口」。這些水孔位於葉片的尖緣,與植物體內運輸水分和無機鹽的導管相通。

  植物生理學上,科學家們把植物的」出汗」稱爲」吐水」。據觀測,芋頭的一片幼葉在適合的條件下,一夜可」吐」出150滴左右的水,一片老葉能」吐」出190滴左右的水,水稻、小麥等吐水量也很大。透過」吐水」現象,我們發現:植物」吐水」越多,吸收的水分和養分就越多,根系就越發達。這說明,吐水是植物健壯的標誌,是農作物高產和樹木繁茂的基礎。對於被移栽不久的農作物,如果開始」吐水」了,就說明它們已經成活了。

  人類還利用植物的」吐水」爲自己服務。說來也奇怪,許多植物的」汗水」里竟然含有特定物質,如白樺、糖槭、棕櫚樹含糖,一般通過」排汗」的方式來排出,這些」汗水」香甜味美,早在遠古時就被人們用來釀酒、熬糖。每年春季,一株白樺樹可」排汗」150升,一株糖槭可排汗360升,一株金邊龍舌蘭可排汗1000升,一公頃檜樹每年可釋放出揮髮油達30公斤,一公頃白蘚可分泌濃烈的揮髮油達數百公斤……

  此外,植物的」汗水」還有利於自身繁衍。有些植物的」香汗」芳香襲人,常引誘某些昆蟲前來傳粉。人們根據不同植物」汗水」相親或相剋的特性,還爲植物間作、套種的布局找到依據。如冬小麥行間播種豌豆、棉花,可以增產;小麥的」汗水」對馬鈴薯晚疫病有預防作用,所以馬鈴薯可以種在被收割了的小麥土地上;相反,小麥的」汗水」對大麻、亞麻、薺菜有抑制作用,它們不宜間種;馬鈴薯與茴香,冬油菜與豌豆,芹菜與菜豆,洋蔥、韭菜與萵苣,它們的」汗水」水火不相容,不宜搭配;在向日葵旁種豌豆,則兩敗俱傷;在桑樹下種菸草,將同歸於盡……

  某些療養院還利用植物的」汗水」爲病人服務。如松樹的揮發性分泌物可治療肺結核,五味子對減輕人的疲勞、增強視力、養脾安神等有一定功效,雲杉、白樺、椴樹的葉片有殺傷白色葡萄球菌的作用。所以,在城鄉人口密集處,多種植這些樹有益於人的健康。

  不過,有些果蔬在貯藏過程中出現」出汗」現象,就得引起警惕了。那是由於果蔬在塑料薄膜中,被密閉冷藏的過程中,由於溫度的波動,引起薄膜內側和食品表面出現水珠。這種現象不利於果蔬的貯藏,果蔬呼吸所產生的二氧化碳會溶於水中,產生弱酸,敗壞食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