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遠行參加比賽、演出或旅遊的人們,乘飛機長途旅行引起的「時差反應」是個令人頭痛的問題。他們在抵達目的地後,往往會顯出白天睏倦乏力、昏昏欲睡、食欲不振,晚上則興奮異常、難以入眠。

  顧名思義,「時差反應」是由干時間差異而引起人體的不適反應。衆所周知,地球由西向東自轉,約每24小時轉過經度360度,即1小時轉過經度15度。不同經度地方的時刻都不相同。人們規定每隔經度15度爲一個時區,全球按經度劃分爲24個時區。同一時區里用同樣的時刻,相鄰兩個時區相差1小時,東早西遲。太陽光在地區表面移動經度15度,正好跨過一個時區、經過一個小時。太陽光所到時區的早晚,規定了該區標準時的變化。飛機往東飛行,方向與曰光移動方向一致,時間就「縮短」了。比如,6月1日上午9點從上海飛往華盛頓,歷經12小時,跨越13個時區,抵達時間該是當地時間6月1日上午8點,正是北京時間晚上9點。反之,向西飛行,時間就會「延長」。

  與地球每天有規律地運轉一樣,人體也有它一天24小時的活動規律。人們習慣白天工作、晚上休息。正常人體溫凌晨偏低、午後至傍晚較高。心跳、呼吸頻率白晝加快,夜晚減慢。血液中紅細胞、白細胞的數量早晨最少、晚上增多。內分泌激素每日也會有增減,如腎上腺皮質激素夜少晝多,生長激素晝少夜多,這些都是人體生理晝夜周期變化規律的體現。人體生理變化規律的形成與長期所處環境的日照時間、氣溫、氣壓、溼度等變化密切相關。

  人們乘坐飛機向東、西方向飛行,在較短時間內穿越較多時區,時區改變了,晝夜時間改變了,人體原來睡眠、覺醒、體溫、血壓、激素釋放等正常生理節奏也被打亂,甚至顛倒了。北京飛抵華盛頓,是北京時間晚上9點,是該準備休息的時候,而華盛頓時間還在早上8點,於是人們便在大白天昏昏欲睡、疲倦、注意力和工作效率下降……但是經過幾天至幾周時間,人體心理、生理節奏自動進行調節適應外界環境的變化後,各種時差反應症狀也就隨之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