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個問題,學者們做了各種各樣的解釋,現摘錄一些,僅供參考。

  法國哲學家伯格森說,笑是「生氣的機械化」。人的生命生機勃勃,人的行爲機敏靈活;但當一個人變得呆頭呆腦,行爲木然時,他就可笑了。

  康德認爲笑是希望的消失,「一種緊張的期望突然歸於消失,於是發生笑的情感」。

  美國的杜威主張自由說,認爲笑是人的心境由緊張走向鬆弛。

  英國的幫恩說,「笑是嚴肅的反動,我們常常覺得現實世界中的莊嚴堂皇是一種緊張的約束,如果突然之間脫去這種約束,立刻就覺得喜上眉梢,好比小學生放學時的樣子。」

  英國心理學家麥孤獨認爲幽默是一種本能(他是本能心理學家,難怪把什麼都解釋成本能),人有了這種本能才能以快樂的態度來處理事情,即使在失意時,也能泰然處之、一笑了之。

  弗洛依德認爲詼諧是開玩笑(弗老先生也特別愛用本能這個詞,不過在這裡並沒有用),因爲社會的清規戒律很多,禁止人們「胡說八道」,只好開個小洞,說個笑話來解除壓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