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給地球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傷疤,但這裡提及的並非人們常說的氣候變化。一項新的研究表明,除了過度捕魚以及對其他資源的榨取外,人類還攫取了全球每年將近1/4的生物量。這一發現意味著,人類活動正在威脅著地球的生物多樣性,同時讓人不禁對抑制全球變暖的一項主要策略——使用生物燃料以減少二氧化碳排放——提出了質疑。 近幾年來,科學家們進行了大量工作,試圖確定有多少植被——或者說生物量——被人類占用。然而根據不同的模型以及手頭的數據,研究人員最終獲得的評估結果卻相差很大。爲了解決這個問題,由奧地利克拉根福大學的生態學家Helmut Haberl領導的一個研究小組採用了一種新的方法。研究人員分析了來自資料庫的大量最新數據,同時考慮了人類活動對全球植物生長造成的影響。Haberl和他的同事對農業產量、森林覆蓋狀況以及人類活動導致的土壤退化進行了最新的統計學分析,並繪製了相關的圖表。分析表明,僅在2000年,人類便耗盡了當年23.8%的生物生產力。研究人員發現,在人類占用的生物量中,78%與農業有關,剩下的22%則涉及林業、人類引發的火災以及其他活動。研究小組同時發現,全球各地對於生物量的使用具有顯著差異。在這份名單中,南亞人首當其衝,他們占用了該地區63%的植被,這可能是由於當地高密度的農業生產所致。而北美人和中東人占用的植被僅爲22%和12%。研究人員警告說,那些大量使用來自農業和林業產品的生物燃料的做法“需要進行慎重考慮”,這是由於這些做法能夠使人類使用的生物量翻一番,同時給那些試圖分享地球植物的其他物種造成更大的壓力。研究人員在本周的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網絡版上報告了這一研究成果。美國東蘭辛市密西根州立大學的地球科學家Nathan Moore表示,研究人員的分析是“合理的”,其結果“相當令人擔憂”。加利福尼亞州斯坦福卡內基研究所的生態學家Christopher Field對此表示贊同。他說,新的評估結果“基於對最佳可用信息的謹慎判讀”。Field警告說:“一個物種占據了全世界陸地近1/4的生物生產力,而數百萬物種則只好分享剩餘的生物量,很難想像到底有多少物種被擠出了這場競賽。”Field同樣贊成Haberl的研究小組對於生物燃料使用的關注。他說:“對人類而言,並沒有足夠的生物生產力可以讓我們用生物燃料來解決21世紀的能源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