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最近推出一部新片《航班蛇患》,利用人們對蛇的極度恐懼心理大作文章。而且影片題目本身就有可能引起一些人呼吸不暢。在現實生活中,有很多人一見蛇就怕得不得了,有些蛇根本沒有毒,人們爲什麼還是如此害怕?這究竟是爲什麼?

      這部圍繞著蛇展開故事情節的影片最近在梅肯市影院上映,片中的塞繆爾-傑克遜(

amuel L. Jackson)是一名具有敏銳偵察力的聯邦調查局(FBI)的調查員,他的任務是必須阻止一名殘忍的暗殺者的可怕陰謀。這名殺手通過向穿越大西洋的商用航班內釋放好幾百條致命的毒蛇,設法殺害那些保護性拘留中的目擊證人。不言而喻,這是一部膽小的人必定不敢看的影片,特別是那些受到恐蛇症和恐飛症雙重痛苦折磨的人。

       蛇與飛機本來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毒蛇侵入長途飛行的客機,這本身就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設想,有人被毒蛇咬了,或者更糟糕,被其中一條吞入了肚中。這決非聳人聽聞,今年8月,美國愛達荷州的一條12英尺長的緬甸巨蟒就製造了一條轟動全國的新聞,它竟將主人爲它準備的一整條大號電熱毯、控制板等等全部吞下肚子,幸好它還嘴最下留情,沒把牀頭板、牀架、彈簧牀墊和褥墊一起吞下,要不然就是神仙也難救活它。

  恐蛇症被稱作“ophidiophobia(恐蛇症)”。文森治療的一位病人,她怕蛇幾乎達到了極致,對她來說,進入自家後院都是一種冒險,之前要穿上高筒靴子。而且每天晚上,她必定會仔細檢查她的牀底,以防萬一。作爲一位臨牀社會工作者,文森幫助這名女子克服了她的恐懼症。通過一種被稱作系統脫敏療法(Systematic Desensitization)的行爲療法,她學習放鬆技巧,並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置身於她恐懼的環境中。

  一天晚上,文森在黑暗的家中走動時踩到一條繩狀物,他也被嚇了一跳。他打開燈,看到一條2英尺長的蛇已經穿過他的寵物狗的窩門,進入走廊內。 “我想,‘現在怎麼辦?’”,文森回憶說,“我確信它沒有毒,但還是要以防萬一。”他用一根窗簾杆,逐漸把蛇引到戶外。這說明,即使整天研究蛇的人,仍有可能怕蛇。

  休斯頓的克林特·普斯特維斯庫擁有一家名爲Texas Snakes & More的商行,他講述了一個可能某些人並不想聽到的故事,一名婦女在她的房間裡瞥見了一個長長的、有鱗的物體盤在地板上,她驚慌失措的給他打電話請求幫助。他們對每一間房子進行了逐個搜索,驅蛇專家打開她家的一間儲藏室門,發現一隻放置在架子頂端的帽盒,這條蛇就斜躺在裡面。他回憶說,輕輕舉起那隻盒子時,他感到有幾分重量。果然在盒子裡,他發現一條6英尺長的食鼠蛇。

  這也是一個真實的故事。去年春天,休斯頓的一個人正駕駛著車輛沿一條公路行駛,突然一條蛇出現在他的儀錶板上。伴著心臟的劇烈跳動,這名司機猛踩剎車,將他的卡車開進停車場內,然後倉狂逃出車外。

  根據“哈里斯調查”機構最近進行的一項民意測試,蛇榮登“我們普遍最恐懼的東西”名單之首。美國達拉斯-沃斯堡恐懼症中心主任克拉克·文森說:“這可能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恐懼,或者人們在早期被蛇驚嚇過。但是人們對蛇的反應,看起來好像是一種機械反應。”蛇向前蠕動,無聲無息。它們永遠都是那一副可怕的兇相,永遠都不會改變。它們的身體部位也沒有明顯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