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軀體一旦失去,就無法再生了,而許多動物卻不然。

  壁虎在處於險境時,可以折斷尾巴,讓扭動的尾巴迷惑敵人,自己則逃進洞穴,過後,一條新的尾巴又會從折斷的地方長出來;章魚也有類似的本領,章魚的腕手是很結實的,當某隻腕手被人捉住時,這隻腕手就會像刀切一樣自動脫落,腕手斷掉後,血管極力收縮,自動閉合傷口。自行斷肢6小時後,血管開始流通,第二天傷口完全癒合,開始生長出新腕手;我們熟知的兔子也有一手再生的絕活,當狐狸咬住兔子的肋部時,兔子會棄皮而逃,兔子的皮像羊皮紙一樣薄,被扯掉皮的地方一點血也沒有,並會很快長出新的毛皮;海星的本領更是了得,把捉到的海星扯得粉身碎骨,再投人大海,每一塊海星碎塊都會繁殖出新的海星。

  人們常想,如果能研究透動物的再生祕密,運用到人體的醫學治療上,將是一件多麼了不起的事情。

  美國的貝克爾在研究中發現,蠑螈被截斷的肢體在沒有復原時,就會產生一種生物電勢,這種電勢逐漸增強,仿佛由於電流輸送了一個信息,而使斷肢末端的細胞分裂,形成新的組織,最後長成新的肢體;而不能再生失去肢體的青蛙,就不能產生這種電流。貝克爾把老鼠的前腿的下部切斷,並讓電流從此通過,失去的肢體競開始復原了。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動物軀體的復原之謎已被揭開了,因爲僅靠這樣簡單的實驗,是無法令人信服的,但從造福於人類的角度講,儘快揭開這個祕密,是十分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