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學家告訴我們,馴化實際上是一種共生現象,兩種不同的生物,相互影響,彼此獲益,實在是一件大好事。他們發現,有些螞蟻伺養了一些能吸食植物汁液的其他昆蟲,如蚜蟲。螞蟻從蚜蟲那兒獲得蜜糖和營養液,作爲回報,它也幫助蚜蟲驅趕敵害、營造家園。螞蟻的這種行爲,如同今天人類詞養了一羣奶牛一樣。也許有人會問,人類是世界上最聰明的生物,可是像螞蟻這樣的飼養行爲,爲什麼要到人類發展史的很晚期才出現呢?

  首先,人類要有一個觀念上的轉變,因爲自古以來人類以獵手的姿態出現在自然界中,從獵手和消費者到飼養者和保護者之間,有一條非常大的鴻溝。其次,環境條件有了變化,大約1.1萬年前,地球變得暖和起來,大陸上的冰塊開始融化,人類的生活開始趨向於穩定,因此在地質學上,1.1萬年前就成爲更新世的結束和全新世的開始。第三,四處漂泊的人類開始定居下來,隨即出現了人口數量的急劇增多,大量的人口使居住地附近的獵物數開始下降,於是,一部分男人從獵手轉向了其他行業。自此,馴養動物有了內外因素的支持。

  我們知道,狗的祖先是凶暴殘忍的狼,與它相比較,有許多動物要溫順聽話得多,可人類爲什麼要首先選擇狼作爲馴養對象呢?原來,人類和狼有很多共性,兩者都是目標廣泛、智能高超的狩獵者。更新世時期,一般性的動物早已不是人類的對手,但是要獵捕一些大型哺乳動物如犀牛、野牛、猛獁、野馬等絕非易事,人類迫切需要幫手來協助。

  在偶然的機會裡,獵手們把狼崽帶回了家,充滿愛心的兒童們詞養後,發現馴育狼崽其實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羣狼們狩獵的勇猛和果敢給人類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而狼的社會行爲和羣體內的等級結構,也允許它們接受人類的支配,於是,人類和狼開始了雙方的合作。

  以後,人類從自身的利益出發,選擇那些體形小、溫馴而富有感情的個體加以定向培養,經過漫長的生殖隔離時期,終於培育出了狗這種動物。

  今天,狗作爲人類一個非常特殊的朋友,不僅爲主人看門護園、放牧送信,還被賦予了許多新的使命,例如爲盲人引路、在海關緝毒、幫助精神病人治療等等,面對這麼聰明的朋友,我們實在應該感謝我們祖先的明智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