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事實表明,動物對地震的預感要比人靈敏得多,1948年,前蘇聯阿什哈巴德大地震的前兩天,有人看到許多爬行動物大量出現,便向有關部門做了報告,但沒有引起重視,結果導致慘重損失;1968年,亞美尼亞地震前的一個小時,幾千條蛇穿過公路大規模遷徙,以至影響了汽車的通行;1978年,中亞的阿賴地震時,蜥蜴在地震前幾天、蛇在震前一個月就離開了冬眠的地方,爬出洞穴,凍死在雪地里;我國唐山大地震前,動物的異常反應也很明顯,如地震前一天,有人在棉花地里見到大老鼠叼著小老鼠跑,小老鼠依次咬著尾巴排成一串跟著,成百隻黃鼠狼傾巢而出,向別處轉移,並不停地嚎叫,很不安寧。

  隨著對地震研究的深入,人們發現,震前動物異常地區的分布並不是任意的,而是沿著震源的地質構造線兩側分布,例如,海城地震前,動物異常集中分布在東北和西北兩條斷裂帶兩側,1976年,內蒙的一次地震,動物異常集中分布在與長城走向一致的斷裂帶上,越過斷裂帶向北,動物異常反應就沒有了。另外,地震前動物的異常反應在地區上有點狀分布的現象,有的地方異常反應很突出,有的地方則不明顯,這顯然不是偶然現象,而是與地下斷裂等分布情況有關。唐山地震前的夜裡,丰南縣養雞場的雞有30%亂飛亂跳,三個值班的同志以爲雞生病了,不敢睡覺,觀察雞的變化,突然大地震發生了,三人都跑了出來,並發現,雞舍底下有一條大的地裂縫,正在冒著很難聞的氣。

  現在,人們已基本認可動物預知地震的現象,但地震源以什麼信號刺激動物、動物又以什麼方式接受了這些信號,卻還沒有弄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