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不但要以「冬眠」來度過嚴寒,而且還要以「夏眠」來抗禦乾旱和酷暑。不僅水裡的動物要「夏眠」,就連陸地上的動物也要「夏眠」。

  棲息在非洲東南部馬達加斯加島上的箭豬,以蚯蚓爲食。每到盛夏來臨,蚯蚓幾乎找不到了,由於缺少這種食物,箭豬不得不找一個隱蔽的地方,熬過這段艱苦的日子,直到夏天過去才醒來覓食。

  靠拋肚腸保護自己的海參,夏天很怕熱,當水溫超過20℃時它就受不住了。而且每到炎熱的夏天,海底小動物都到海面上繁殖後代去了,海底食物缺乏,它就只好在淺海底仰臥在石頭上度過饑荒。海參一睡就是3個月,直到水溫降到20℃以下時才甦醒過來。

  生活在非洲和南美洲河流、湖泊中的肺魚,在炎夏酷暑的旱季,河水或湖水乾涸時,便一頭鑽進淤泥里,將身體縮成一團,直到尾巴快彎到頭部爲止。肺魚的表皮能滲出一層粘液,使自己的身體和淤泥隔開。嘴的四角也由這種粘液結成一個帶小孔的圓形漏斗,依靠這個小孔,肺魚用「肺」進行呼吸。肺魚一睡就長達三四個月,直到雨季才甦醒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