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問題,人人都知道答案——它那如地獄般恐怖的傷人方式,確實令人感到毛骨悚然。1859年在阿爾及利亞作戰的15萬名法軍,因爲遭受敵方故意施放的傳染病毒侵襲,結果竟有12萬人患上了霍亂,法軍因此而撤出戰鬥。

  在此之前大約五個世紀,1364年,韃靼人圍攻黑海旁邊的卡法要塞,連續三年都無法攻克。最終有人向帶兵的長官獻上了一個損招:把死於鼠疫的人的屍體投入要塞,從而使鼠疫流行起來,迫使守軍無條件投降。長官將信將疑地照辦了,不曾想最後真的像計劃所想,達到了目的。

  1763年,英國殖民者爲了瓦解印第安人的戰鬥力,便開始對印第安人假意示好,並且把天花患者用過的毛毯及手帕送給印第安人的首領。不久,印第安人的部落內就開始爆發天花,全部部落根本無力打仗。英國人因此達到了「不戰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上述這些史實,能說都是原始意義上的生物戰,被用來傳染病毒的物品,例如屍體、衣物等就是原始意義上的生物武器。

  生物武器是一種特別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它主要由生物戰劑和其施放裝置組成。戰爭中,用來殺傷人畜以及毀壞農作物的致病微生物及細菌毒素叫做生物戰劑;裝有生物戰劑的各種炸彈以及飛彈彈頭以及布灑器等是現代意義上的生物武器。

  如上所述,在19世紀末以前,人們在進行生物戰時,最主要還是以自然物爲生物武器。正如以上所說的那些人畜屍體及各種媒介物,它使敵方人員也因受傳染而得病。

  然而,到了19世紀末、20世紀初,一些戰爭狂人開始大量培養各種各樣會造成傳染病、細菌及病毒,從而製成生物戰劑,並應用於戰爭。

  英國在1916年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就開始建立細菌武器試驗場。

  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前夕,德國納粹就製造出了小型細菌彈。後來法西斯又在集中營里進行了許多細菌武器的實驗,屠殺許多無辜的猶太人及戰俘,犯下了令人髮指的罪行。更令人憤慨的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侵華時期,日本侵略者使用了許多細菌武器來攻擊抗日的軍隊及手無寸鐵的中國百姓,並且還建立了專門研製生物武器的特種部隊,例如臭名昭著的「黑太陽」731特種部隊,對我國人民進行了慘無人道的殺害。

  生物武器發展到今天,已經成爲一個包括細菌類武器在內的龐大家族,一共有6類29種。由此可以想像,如任這些慘無人道的惡魔來威脅人們的生命,我們所面臨的世界將是一個多么猙獰及恐怖的世界!